學習師承


早年,我因為有工作要上班,所以想利用公餘的時間,到學校去聽方東美先生的課。方先生每個星期在學校上課,我那時候找他,目的只想在學校裡旁聽他的課程。我跟他認識是自己寫信給他,我寫了一篇文章寄給他看,向他老人家請教。一個星期之後他回信了,約我到他家見面,面談就是考試。


面試的結果,他跟我說:「你不需要到學校去聽課。現在的學校,先生不像先生,學生不像學生,你要到學校去聽課,你一無所獲。」我聽了他這幾句話,確實很難過,像涼水澆頭,滿腔的希望一切都完了。過了幾分鐘,他老人家說:「這樣好了,你每個星期到我家裡來,我給你上兩個鐘點的課。」這是我作夢都不敢想的!到以後學了佛,懂得師承,才知道他為什麼要費這麼多的時間來教我,不讓我到學校去。我到學校去,一定認識很多老師,一定認識很多同學;認識很多老師,我就會聽到很多東西,雜了,亂了。我那時候跟他,確實是一張白紙。所以,他很慈悲,特別撥出時間來教我。


在台灣,他用這個方式教學,大概在那段時間當中,只有我一人,沒有第二個。以後他的學生多,聽到老師教這麼一個學生,方老師的學生我認識很多,一個個對我都另眼相看。我問:「為什麼?」他說:「方先生眼睛長在頭頂上,從來瞧不起人的,單獨教你,這不是簡單的事情。」學佛很久之後才明瞭,我是一張白紙,沒有被污染,老師非常珍惜;不讓我到學校去旁聽,特別教導是為防止污染,這是他用的苦心。當時我們體會不到,學佛之後才了解,這是師承。


我親近章嘉大師三年,也是每個星期兩個小時,三年沒有間斷,我的佛學基礎從這個地方奠定的。


早年,我到台中見李老師,跟他學習,正式拜他為老師。老師開出三個條件,這三個條件我完全能接受,他就收我這個學生;不能接受,他不收。


第一個條件,你過去所學的,我都不承認,他否定。其實我那個時候學佛才四年的時間,方東美先生教我哲學,章嘉大師教我佛學。李老師講從今天起要聽我的,他們所教你的,我都不承認;別人教的都否定掉。


第二個條件,從今天起,你讀經看書,只要是看文字方面的東西,一定要經過我同意;我不同意的一律不准看。電視、電影、廣播就更不必說,連報紙都不可以看。


第三個條件,你到這個地方來學,聽經只能聽我一個人講經,其他的不管是法師、居士大德,任何人講經都不准聽。換句話說,我拜他作老師,只跟他一個人學,聽他一個人講經,其他的統統要放下,統統要捨棄。


我們誠心誠意去求學,我想了一想答應了。但是那時候心裡面還是有疑惑,這個老師太跋扈太專制了,好像只有他自己,沒有別人。但是我仰慕他的道德學問,還是歸心老老實實聽話,不違背他的教誨。最後他告訴我,他這個條件不是無限期的,跟我約法五年,五年內一定要遵守。我聽了心裡很舒服,我就跟他了。


三個月之後,我就感到有效果,為什麼?感覺心清淨多了,很多東西不能看不能聽,一天到晚聽他一個人的,接受他一個人的指導,看任何書都要向他報告。看經都不行,他不同意你就不能看,受了很大的拘束。六個月之後,效果就很顯著,感覺到自己有一點智慧了,智慧漸漸開了。怎麼開的?心定了,不能看的東西不看,不能聽的東西不聽,不能想的東西不想。這樣去學習,慢慢心清淨了,心定了,六根不再往外面六境上跑了,曉得老師這個法門高明,佩服了!開頭有疑惑,六個月之後,一點疑惑都沒有。三年之後,我自動跟老師說:「老師要求我五年,我會遵守十年。」他笑笑!我遵守他老人家這個約法十年。


李老師把方東美先生與章嘉大師這兩個人的教導統統否定了,這是什麼原因?說老實話,他對這兩位老師非常尊敬,尤其對章嘉大師。為什麼否定?好教!免得他教的時候,我又會想起方先生這麼說的,章嘉大師那麼說的,還要提出來跟他辯論;誰說的李老師都不承認,他給你否定了,那就沒話說。這樣好教!我雖然跟章嘉大師、方東美先生兩位老師,這是輕微的染污,不是嚴重的。李老師這個約法三章,沒有別的,保護清淨心,純淨的心,沒有絲毫的染污,好教就有成就。


李老師對我非常的關懷,表面上一點看不出來,李老師對我跟對一般學生完全一樣,到我離開台中的時候,才表現出來,那完全不一樣。我們在此地體會到,做老師的人一生沒有別的,就想找到一個傳人,能傳法的弟子。能傳法的條件,尊師重道是基本條件;第二個,清白,沒有被污染,肯學、好學;具備這幾個條件,老師會特別照顧。他一生的行誼,就是給你做榜樣,做模範。


我常常跟同學們講,在這樣的亂世,我還能遇到師承,像古大德修學的這個模式,遇到之後我能接受。實在講,方東美先生也是如此,章嘉大師也是如此,沒有說出來而已。


淨空法師專集網站 e-mail: amtb@amtb.tw


 

全站熱搜

郭億珊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