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福媛、黃靖雅、徐文玲、陳立儀/專題報導

在這個過度消費的年代,消費,常和「浪費」畫等號。只是,如果「浪費」的是生命,那就……有點抱歉了。

仔細想想,我們一天的生活,其實「消費」了許多生命。且不說吃的。我們穿的皮鞋、皮衣、羽絨衣、蠶絲製品,帶的皮包,坐的皮椅,搽的胎盤素、膠原蛋白保養品,蓋的羽絨被……我們舒適生活的背後,其實靠很多生命在成全。


其實我們有機會選擇,享受時尚生活,但「不殺生」,只要我們選用非動物的「替代品」,就是「素產品」(Vegan Products)。這些素產品,質感、設計都具水準,不乏一流設計師投入,讓我們「素得很時尚」!


這是尊重生命的善意消費。即使你不是素食者,不是佛弟子,還是可以在生活裡,多少用些「素產品」,對生命少點歉意,多點善意。


不想穿皮鞋、皮衣,有別的選擇嗎?

既不殺生,其實最好避免為了愛美、時尚等理由,穿皮鞋和皮衣。


知名服裝設計師Stella McCartney是一位素食主義者,她就不用動物皮革設計服飾,連她設計的鞋子,也標示著「適合素食者」,標榜採用天然纖維和樹脂,並以此為榮。


在國外也有所謂的「素皮鞋」,例如紐約曼哈頓一家「MooShoes」,店內專門販售人造皮鞋、背袋和摩托車夾克等,在素食主義者的圈內相當知名。經營者Kubersky8歲時參觀農場生平第一次看到牛還讓一頭可愛小牛舔她的手感動莫名,「當時我就知道這輩子再也不會吃肉了!」


台灣也可以買到環保的素皮鞋」。例如從日本進口的Pansyecco,就標榜採用PU環保人工皮革製鞋,輕而透氣的特多龍布料和環保鞋底,可以自然分解。

不想用絲質、羽絨製品,有別的選擇嗎?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在蠶絲製品的製作過程中,須經「煮蛹」 (也就是用熱水煮蛹),才能取絲。此外,羽毛枕、羽絨被、羽絨衣的材料取得過程中,也同樣必須殺生。


幸好布材的研發科技一日千里,樹漿製成的天絲棉、Micro Modal、Micro Gessico等人造絲,取代了傳統的絲,不但具有絲的柔滑光澤,還可以水洗。


人造絲雖是「人造」,但成本可不便宜,而且因產量有限,目前只有一線精品才會採用,如亞曼尼PRADA等,已採用Micro Modal、Micro Gessico等人造絲。


此外,為人所熟知的「天絲棉」,以及支數達500的埃及長纖細棉,也因觸感滑柔,可以減防塵蟎過敏原等,逐漸被服裝業界採用,是眾多取代絲質的布料當中,使用率最普及的材質。


輕柔、保暖又有蓬鬆感的羽毛、羽絨,常被應用在服裝和寢具上,如今也有替代品。一款名為「冰島雁鴨絨」的鴨絨,是冰島當地的特產,冰島雁鴨在孵蛋期間,會用嘴將身上最柔軟的絨毛拔下來築窩,讓蛋保暖,直到小鳥孵化後,會棄巢而去,此時冰島居民就會撿拾巢上的絨毛,加工製成「冰島雁鴨絨毯」,由於極其珍貴,一床要價80萬台幣。


寢具業者寬庭指出,冰島雁鴨的保育故事曾被Discovery報導,這是政府與鴨絨業者合作保育雁鴨的成功案例,證明了人類享有物慾,不一定非殘害生命不可。


至於羊毛製品,是剪取羊身上的毛,既保暖,又沒有殺生的道德陰影,當然是素食者和人道主義者所歡迎的。


不想用動物成分保養品,有別的選擇嗎?

當然有,而且「素保養品」很多!


相對來說,目前美容是比較接近「素時尚」的行業。因為美容界研發新品,「非動物測試」已列為通則,且至少實施10年以上。而且目前當紅的保養品成分:胜月太、玻尿酸、膠原蛋白,國際性品牌多採用實驗室合成的成分,鮮少取自動物。


伊莉莎白雅頓教育訓練經理孟憲翔表示,專櫃品牌的保養品通常不直接添加膠原蛋白,而採添加促進物質的方式,促進皮膚底層膠原蛋白自行增加,屬於間接刺激型。


至於傳言對抗老有神效的胎盤素,因為道德及感染問題,動物胎盤素國內衛生單位一直禁止施打。各大知名國際化妝品牌保養品,也不用動物胎盤,而以萃取自豆科與薯科植物例如大豆、山藥、樹薯等,取得蛋白質與荷爾蒙取代。


即使用到動物成分,如動物胎盤或蜂蠟(Bee Wax),也都不算殺生,因為動物胎盤素是取自動物生產後的胎盤,而蜂蠟引用的是蜜蜂建造蜂巢巢壁時所分泌的物質,不需殺生就可取得。


不可諱言,仍有部分品牌或某些產品使用豬牛皮或深海魚等動物成分,如果你想支持「素時尚」,盡量使用不殺生產品,那麼你可盡量選用植物成分的保養品,或者選擇創立精神就絕不採動物實驗、不使用動物成分、注重環保的一些自然主義品牌,如美體小舖AVEDA歐舒丹L'OCCITANE等。

【2007/05/22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站熱搜

郭億珊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